职工园地

又到一年的“二月二?龙抬头”

发布时间:2012-02-23

又到一年的“二月二·龙抬头”

  ——童年漫记

安粮实业 牛腾飞


又是一年的“二月二”,时间过得真快,童年时候的记忆像流水一般滑过我的脑间。

我是个生长在安徽肥东农村的孩子,家境中等。记得小时候从没有奢望父母给我买过什么玩具,因为在家排行老小,就连衣服都是穿哥哥剩下的。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是上初一的时候才有属于自己的第一双运动鞋,好像是叫什么“荣光”牌的,上面还印有耐克的标志呢。

那时候,我上中学时每个礼拜的生活费是5块钱,现在想想真是不敢相信。生活虽然不富裕却很丰富多彩,有着城里孩子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过的体验。记得我5岁那年上的学前班,家里三个小孩一起去报的名,因为父母还得回家干活所以报名之后他们就先回家了,我跟哥哥姐姐在一个班(其实也就只有一个班),到了教室以后大家对黑板都挺好奇,那时候竟然不知道黑板是用来写字的,大家兄弟俩居然比试谁吐得吐沫高,结果整个黑板都是大家两个的杰作。第一天上学,大家俩就被老师罚站了。

后来上了小学,人慢慢长大了,记得那时候,一到春天放学后大家就三五成群的到河里面找小蝌蚪,或者去找一种吃起来很甜的野果吃(野草莓、灯笼果等等),还有槐树花,也很甜。那时候村里面有很多槐树,田里到处都是油菜花,一到春天四处飘香。

到了夏天放暑假后,小孩子们就更忙了,没事跟着比大家大的孩子到地里偷玉米烤着吃,年纪大点的就指挥大家这些年纪小点的,一帮人去掰玉米、一帮人去拣点树枝什么的,然后找个无人角落烤着吃,经常搞得大家满脸都是灰,吃饱了就跳到河里洗澡,所以农村的孩子很少是旱鸭子。晚上没事,大家还会跑到地里“偷”西瓜吃,有时候爬到坟上面再爬下来,一点都不觉得害怕。那时候不懂事,大家都很享受这种“偷”东西的乐趣,并没觉得这样不好,现在想来真的是好惭愧啊。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河里的水差不多就快干了,大家就到河里摸鱼,每次都能摸到很多的鲫鱼、龙虾什么的,全都是野生的。只要在小的河沟里面搭两条坝,然后准备几个盆把坝子里的水全给豁到坝外,那收获可是真的不少啊,够家里吃好几天的(那时候一年都很少吃到几次猪肉,只能吃点自己抓的龙虾、泥鳅和黄鳝什么的了)。

冬天的晚上没事做,大家十几个孩子就玩捉迷藏,满村子的跑,躲在猪圈里、草垛里什么的,有时候实在找不到大家就散伙回家睡觉,害得那躲在猪圈里的小伙伴藏了好长时间,就是没人找。第二天那躲在猪圈没人找的小伙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和大家玩这个了。我最喜欢下雪了,一大早就起来堆雪人,几乎所有孩子家的门口都有,雪人大同小异,几乎都是用花生米做的眼睛和嘴什么的。到了中午,大家有时就会带上自家的狗到田面去找野鸡、野兔什么的,运气好还真能逮到。

那时候就喜欢过年,因为过年有好吃的,还有几块钱的压岁钱。

每年一过完年没多久,就到了农历二月二,大家那习俗是“二月二龙抬头,家家小孩剃毛头”(农村里面有个习俗,正月里是不给剪头发的,要到了二月二这天才能剪),白天在家里做米面粑粑,记得每个粑粑都很大,那时候一顿饭都可以吃六七个,感觉特别好吃。到了晚上就是大家小孩子的天下了,因为晚上大家那边的小孩都要玩火把,不知道哪来的习俗,反正对于大家来说就是几十个小孩每人手里拿一个火把去攻打别的村上的孩子(谁的人多谁就强大),攻下后招降,然后继续攻打别的村庄,最远的大家能跑七八里路。

再后来慢慢长大了,离开家乡求学,然后参加工作,童年也就慢慢的变成了回忆。每每看到现在小孩子的童年生活,我就会想起我的小时候,但是,现在的生活条件虽然好了,可现在的小孩子却再也体会不到大家童年时候的那种乐趣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