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粮故事

工作乐在相知心

发布时间:2015-03-26

    在13年夏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我见到了即将赶赴委内瑞拉的钻机服务组。还没待我逐个认识,行李箱便被一个外号“大屈”的北方汉子抢了过去,二话没说塞了三瓶白酒到箱子里,“小哥,这三瓶真没地儿装了,塞你这。”这个“鲁莽”的举动反而让我高兴,因为我感受到了这个队伍散发的朴实,没人拿我当外人,自然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也不会。

    委内瑞拉的老虎城,这是一座及其混乱和落后的油田城市,随处可见的电网提醒着大家这里的危险,遍地的污水、垃圾堆威胁着大伙的健康。刚到这里,队伍就被分开派往周边多个油井,近的每天来回4小时车程,远的要7个小时。为了不影响外方安装队的工作, 大家6点前就必须出门,直到晚上8点才能到家,然后和国内联系后再吃饭。这样的日子熬过了7天,但仍然没有盼来休息。焦急,疲惫,抱怨在队伍里悄悄地生根发芽。据了解,因为外方货款没有付齐,工厂的资金已经捉襟见肘了,加之人手紧张,所以为了节省开销只派出了20个人,然而大家面对的工作量却是30人的。

    8天,1个人病假。第9天,3个人病假。第10天,2个人病假,1个人要写报告……队长和我都明白其中的因由,但还是批准了请假申请。周五晚上的聚餐,在酒精的催化下,“大家要休息!”打破了看似和谐的酒桌。看到身边一个个疲惫的同事、朋友和兄弟,大家决定和客户谈判,哪怕能争取到每周半天的休息。纵然有大伙的支撑,还有对进度和效率的保证,但是谈判还是失败了。大家没有罢工或者继续谈判,理由很无奈:大家不希翼惹怒客户,因为他们钱还没付完呢。

    但这样的工作状态无法保证质量和效率,谈判失败的当晚大家便向所有队员保证:一定争取到休息。大Boss既然不同意,可以跟小Boss们做做工作。其后两天,我和队长分成两组,跑遍了6个油井,带着来自中国的纪念品和大家对工程进度的保证,最终在大家的软磨硬泡下6个油井的分管经理一致同意试着给大家每周休息1天。大伙听到这个振奋的消息后爆发出惊人的干劲,没人请假,没人迟到早退。一周后,当大家再和小Boss们沟通时,他们对大家的进度和人员调配十分满意,甚至有3个经理同意给予大家一周两天。就这样,通过大伙的努力,大家争取到了休息,更保障了工程的质量和队伍的效率。

    临走前,大伙开了我箱子里的最后一瓶酒。队长醉醺醺的走到我旁边搂着我说“黄儿,哥谢你。你本来可以在谈崩了后推掉这破事,但你没有……”其实,我本来也不想坐十个小时车,一个一个油井跑,一个一个求人。但是,我不能,因为身边的这些人互相照顾、打成一团、无事不说,俨然已经不再是我的同事,而是我的朋友。井上的人能和我用英语交流,我就有这份为朋友争取利益的义务。虽然如今已一年没见到他们,但我依然想他们的朴实、热情和可爱,还有队伍里弥散的和谐气氛,以及一起的难忘的那段日子。

(安粮国际  黄艺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